当前位置:首页 > 哲理散文 > 文章内容页

【山水】青涩年华

来源:文学网 日期:2019-11-4 分类:哲理散文
一、回忆   青春期爱情之芽刚刚萌动的时候,男孩对女孩那种朦朦胧胧的意识也渐渐在心中种下了种子,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这朦胧的好感就已经长出了树苗,甚至误以为这就是大人所说的“爱情”。   在那天真的年纪,或许只晓得那朦胧的好感,甚至在大人眼里,那就不算是“爱情”。   时光转瞬,现在早已不是懵懂的年纪了,“爱情”也早已不是从前那朦朦胧胧的感觉,如果没有经济上的基础,爱情只是幻想。   肖凡是一家企业的技术人员,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G城市一家企业工作,这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。   为了给新来的毕业生们留个宿舍,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空间,肖凡搬出了公司的宿舍,在城中村里租了一间面积不大的小屋。   “二十六岁的单身狗”,这是肖凡给自己起的绰号,也是肖凡一向以来自黑的套路。明年可能要变成“二十七岁的单身狗”。   虽然新租的房子离公司原来的宿舍直线距离不过八百来米,但要走起来在里边绕来绕去恐怕也得二十来分钟。城中村“常见”的出入口只有三个。在这城中村,房屋与房屋之间几乎是贴到一起的,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向幽黑的深处。在那狭窄小道的尽头,很有可能是一处拐弯,或者是几条岔路。若是不熟悉这里的地形,迷路也是常有的事情。   城中村的环境虽然被称为“脏乱差”,但这里该有的生活设施也都齐全,超市、理发店、麻辣烫、烧烤摊,至少这里也不冷清。   肖凡拖着行李箱,背着大包,来回穿梭于这狭窄的“街道”。虽然还是傍晚十分,但在这狭窄的小路间几乎是见不到阳光的,只能靠几盏昏暗的路灯维持光明。   可是,毕竟这里房租便宜。   对于工薪阶层,肖凡收入尚可,但他并不想在租房上有太大的经济负担,毕竟作为一只“单身狗”,没有必要搞得那么“豪华”。况且与人合租也不太符合肖凡的想法,他更喜欢一个人的世界。   来回几趟,终于把能搬走的东西搬得差不多了。新来的同事和肖凡打了个招呼,那几位刚从大学毕业的新同事拘谨地来到他们的新宿舍——刚被肖凡搬空的宿舍,见到师兄也不敢随便坐,搞得肖凡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。想来当年自己刚搬进宿舍的时候,和这几个毛头小伙子略带腼腆的眼神简直一模一样。   “我们公司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,至少你们刚刚工作,待遇什么也足够养活自己了……”这句话肖凡几乎每年都会叮嘱到每个师弟的耳朵里。由于工作比较特殊,这个行业清一色都是大老爷们儿。   “师兄,您有女朋友了吗?应该快结婚了吧?”新来的同事看肖凡打了最后一个包准备搬东西出去的时候,随口问了一句。   “这个嘛……要看缘分的啦!现在考虑这个还太早呢!哈哈!”肖凡也习惯了被人这么问,在G市二十六岁结婚的确有些早,公司里甚至有四十出头的“神棍”还没结婚,不过要真的耗到四十岁,那也是够让人头疼的。   肖凡收拾好桌上最后一摞书本,抱在胸前,笑着跟师弟们说道:“小伙子,好好干!那我就告辞啦!”   “好,那师兄再会……”新同事们也告别了肖凡,把大大小小的行李搬进了宿舍,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。   肖凡把手中的书小心翼翼地抱着,在城中村那昏暗的路灯下走向自己的“新居”,拖在地上的影子渐渐缩短变浓,过了路灯后又渐渐拉长变淡。肖凡走过的路,如同他的回忆,流淌过那昏暗的小巷子。   二十六岁了,依然孤独。但是,爱情哪有那么简单呢?   走到巷子的尽头,依稀看见了落山的夕阳。夕阳还是没有变,只是和十年前的夕阳比,有那么点凄凉。   肖凡无奈地笑了笑,稍感疲倦的步伐把他带回了新租的小屋,思绪被带回了十年前的故乡……      二、陌生邻家女孩   思绪回到十年前,绵绵的梅雨即将来临,空气中充斥着潮湿。在这江南的一个小城市,即将来临的五月前,这里的阳光很温暖。这个季节穿短袖似乎还是太凉了一点。   那时的肖凡在班上是一个学习比较用功的学生,但是在这个人被称为“全市最好的初中”里,很多同龄的学生甚至不怎么用心学习,都能轻轻松松考得个肖凡好很多的成绩。这所初中汇集了全市最拔尖的一批学生,尤其是班上的女生,成绩普遍优于男生。   作为“全市最优秀”的一批初中生,学校为了保持学生成绩上的优势,在教学和作业上下了很大的功夫。而在肖凡所在的M班,班主任洪瑛老师是一位三十多岁心地善良的女性,教这个班的政治课。   肖凡在班里和多数男生不一样,初中的男孩子们调皮捣蛋惹是生非是非常正常的事情,洪老师为此也是头疼地无法无天。而M班的女孩子们相对让洪老师省心不少,加上少数几个像肖凡一样比较乖巧的小男生,洪老师对这些学生关爱有加。   班级里的座位是洪老师按照身高来排的,不像有些班级按照学习成绩来排。在洪老师的心里,不论学习成绩的好坏,每个孩子都是宝贝。肖凡在男生里个子不算高,所以在排座位的时候从来没有坐到过四排以后。   洪老师在讲台左右留了两个特别座位。虽然洪老师认为每个孩子将来都会大有前途,但个别学生的确太调皮,甚至上课的时候都在打扰别的同学听课,洪老师便邀请这些“调皮分子”坐在特殊座位上,时刻在任课老师眼皮子底下上课,这下不至于玩得太过分了吧!   初中的生活就这样往复,一转眼又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了,肖凡看着黑板上布置的家庭作业发呆,每天都是做不完的作业……尤其是数学,肖凡的数学有时候发挥得好还能进入班里前几名,发挥得不好时,那点分数简直自己都看不下去。   正当肖凡发呆时,一个女孩子站在讲台边上,挡在了他的视线……她好像在抄记黑板上的作业。也对,每天作业那么多,如果不记下来,可能连作业做什么都不知道。   肖凡看着眼前这个个子高挑,皮肤雪白的女孩子,感觉挺陌生的。   这个女孩子叫雯雯,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同学。虽然年纪小,但成绩在班里可是随随便便就能名列前茅的。肖凡对这个女孩子并不太熟悉,连见面打招呼的次数都很少。   “记在纸上会比较好一点吧……”雯雯原本用笔把作业记在手掌上,肖凡从本子上撕下一页纸递了过去,“写手上待会儿还要洗掉,好麻烦的。”   “啊,谢谢……”雯雯先是有些惊讶,然后很礼貌地笑了笑,“我都记完了,所以就不用了。”   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肖凡点头,收回了那张纸,接下来一阵沉默,气氛似乎有些尴尬。   雯雯也一阵沉默,她投入了很多精力在学习上,而且交往的圈子似乎和肖凡也不搭界,这突如其来地跟她打了个招呼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   傍晚的教室,同学们几乎都已经回家了,值日生打扫好教室以后也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了。   “那个,我准备回家了……”雯雯看了看时间,先开口说道。   “哦……那,那个……”肖凡面对这个有点陌生的女孩子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“路上……啊,那个,注意安全,对,注意安全……”   癫痫病者的饮食需要增加脂肪供应? 雯雯点点头,背起包离开了教室。   “喂!肖凡,你喜欢雯雯啊?”值日生昊哥倒完垃圾回到教室,看见雯雯背着包出去,而肖凡呆呆地站那,便坏坏地笑着,“要不我帮你牵牵线?”   “开什么玩笑……”肖凡说着,也收起了书包,背在肩上,“说句话就是喜欢了吗?真是……”   “嘿嘿……你就装吧……”昊哥一脸鄙夷。   “去去去!搞你的卫生去!”肖凡赶昊哥一边去,自己背起包便踏出了教室。   雯雯在班里担任语文科委,记得刚入学的时候还留着一头短发。这一年多来,虽然是同学,肖凡还的确没有注意到过这个姑娘,除了每次老师表扬优秀学生的时候会听到她的名字,除此以外对她是一无所知。   直到今天,肖凡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才对这个文静的女孩子有点印象:肤色雪白,朱唇皓齿,灵动的双眸前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,显得非常富有内涵;高挺的鼻梁,圆润的脸庞,笑起来时好像隐约看到一对小酒窝;披肩的头发被挽到后面梳成一小撮马尾垂在背后,风吹动的时候头发随风飘柔。   虽然雯雯不是班花,但班级里也有不少小男生对她有好感,甚至一些调皮的小男生故意耍坏欺负她。   初中二年级的课程并不是特别紧张,转眼一天一晃又过去了。当然,作为全市重点学校之一,老师们布置作业也是毫不留情,黑板上有一大半的面积都是今晚的作业……   肖凡把准备把作业记在本子上,今天刚好轮到他值日,等会儿可能要稍晚些回去,所幸先把作业记下,免得给忘了。   这时,雯雯和昨天一样,站在讲台边,把作业记在手掌上。   雯雯眼睛有些近视,加上个子高挑,在班里坐的位置有些靠后,若是不戴眼镜恐怕很难看清黑板上的字。   “还是写在纸上吧……”肖凡又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干净的纸递到雯雯手边。   “不用啦,谢谢你。”雯雯一抹浅浅的微笑,就像邻家女孩一般迷人。   “那可不行啊!”肖凡略带尴尬地笑了笑,“等会儿把手弄脏了好麻烦的,给你,就不用跟我客气了!”   说完,肖凡把纸塞到雯雯手上,便回到教室后开始打扫卫生。   “那……谢谢你了。”雯雯似乎也有些尴尬,不过想来也是有道理,便把作业抄在纸上。这时候,肖凡刚好   不一会儿,雯雯作业记录完了,背起书包,朝正在扫地的肖凡走去。   “我回去了,你也早点回家啊……”雯雯跟肖凡告别。   “啊……好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肖凡哈尔滨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跟雯雯打完招呼,继续干着手里的活儿。   不一会儿,一同留下来值日的小高也倒完垃圾回来了,看见肖凡一脸傻笑,说道:“今天什么事那么高兴啊!刚刚雯雯回家也是一脸傻笑哦!”   “哦,没事,没事……”肖凡假装很淡定地答道。   “该不会你俩……”小高露出诡异的笑容,“我懂了,我懂了……”   “瞎搞什么!拖地去!”肖凡拿起一把拖把扔给小高,自己也拿起一把拖把从教室前面开始拖地。   今天的夕阳特别美,在地面反射的橘红色阳光照在黑板上,整个教室被照得很明亮,就像肖凡今天的心情一样。   值日工作结束后,由于肖凡和小高家住在同一个小区,又是同一天值日,所以他们经常一起骑车回家。   小高是肖凡在班中比较信得过的好朋友,他们和阿成、老张四人自称M班的“四贱客”,平时不论什么事大家都相互照应。当然,肖凡对“爱情”的萌动比他们三个人稍早一些,不过但凡有点风吹草动,这三位死党也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   “肖哥,你是不是对雯雯动心了呀?”小高边骑车边追问。   “没有啦……只是那个……”肖凡本来想说点什么,想想看还是不要多嘴了。   “只是哪个呀?”小高坏坏地笑着。   “只是把雯雯当成邻家女孩一样,没什么的。”肖凡假装轻描淡写,但是内心深处的爱意似乎已经萌动,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觉得稍微有些脸红。   “肖哥别骗人了,脸都红了。”果然是死党,一看就明白。   “夕阳照的,你才脸红……”肖凡加快骑车的速度,小高也紧随其后,不一会儿两个人便到家了。   天色渐渐转暗,弯月悬在天际,群星闪烁,时而掩藏在薄云之间。小区里万家灯火,花坛中的小猫穿梭于矮树丛之间,不时相互嬉戏。   暮春之夜,草丛中已经有蛐蛐儿在叫唤。蛐蛐儿的叫声伴随着寂静的夜晚,直到小区里的住户都渐渐熄灯。小高家书房的灯光也刚刚熄灭,肖凡家却依旧灯火通明。   肖凡坐在书桌前,呆呆地望着自己的作业纸,似乎今天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写作业,满脑子都是雯雯那抹浅浅的微笑。 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“初恋的感觉”?可是这种感觉太让人惶恐了,竟然可以让人分心到这种地步,甚至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一个人的微笑。   夜已深,肖凡勉强写完作业,此时已经是次日凌晨,数学有好几道题目空着,按理说肖凡数学虽然不太好,但完全写不出来也不像他的风格。数学老师是个年轻泼辣的女老师,看样子明天肖凡是免不了挨骂了。   很快倦意朦胧,肖凡躺在床上,渐入梦乡。      三、飘飞的思绪   肖凡使劲地奔跑着,现在离七点还差三分钟。   初二M班在第四栋教学楼的五楼,就平时来说,从校门口的停车棚走到教室大约要八分钟。   肖凡喘着粗气,沉重的书包在背上晃个不停,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。   七点刚过半分钟,教室门口洪老师已经在等候迟到的学生了。   “肖凡,今天起晚了?”洪老师真的也没想到,一向以来提前十多分钟来教室的肖凡今天竟然迟到了,的确有些不可思议。   “嗯……啊,啊,是。”肖凡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。   “下不为例,快去早自习吧。”洪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。   肖凡下意识地向靠窗第四排的位置看过去,椅子上没有挂书包,桌上也没有书摊开过的痕迹,莫非雯雯也还没来?不太可能啊,雯雯据说经常是班里来最早的,至少都会提前半小时以上的,今天莫非是生病了?   肖凡有些忐忑,虽然英语书已经摊在面前快十分钟了,但是他却一个单词都看不进去,一种莫名的担心油然而生。 共 1824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